·交友首頁 ·征婚·約會·活動·診所·視頻·博客·聊天·圈子·相冊
來賓你好,歡迎來到常德交友網! 注冊 登錄

劉緣 | (liubanxian98)的個人主頁

http://www.umsakp.tw/home/2

緣分的天空

劉緣
廣告位招租
廣告位招租
廣告位招租
廣告位招租
廣告位招租
廣告位招租

我的日記

>>更多日記
情感 | 大病一場性情大變,我愛死了那個美貌實用男
天氣: 心情:感嘆 日期:2019-03-14 星期四 已被閱讀 171 次 評論 0 條  舉報此文

 情感 | 大病一場性情大變,我愛死了那個美貌實用男



原創: 青果 知音讀酷 
決定我們一生悲喜的,不過是身邊為數不多的這幾個人。

一  
必須承認,當初下嫁給喬安國,就是貪圖了他的美貌。這是真事!

他家一共兄弟姐妹五個,其中一個小時候因為感冒燒成了盲啞人。我嫁給他時,我爸氣得住了院。
我家是正宗的書香門第,爸媽都是大學教授,弟弟妹妹的婚姻都是非富即貴。我雖沒能考上大學,但中專畢業后,進國企當了會計,老公喬安國不過就是一個普通工人,沒房沒錢,還有一個殘疾的弟弟需要全家養活。
可是,喬安國還是小喬的時候,182的個頭兒,五官帥氣逼人,身上的工作服永遠干凈筆挺,工作服里面的假領一直白得耀眼,我犯了花癡,一心追求他。
婚后,我和他一大家子擠住在一起,日子過得雞飛狗跳。直到兒子喬樂出生后,我爸媽實在不忍心,讓我搬回了娘家。
喬安國是家中長子,做得一手好飯,而且收拾家務堪稱專業。自從我們住回家里后,弟弟妹妹回家的次數明顯變頻,不為別的,就為喬安國張羅的那一桌好飯好菜。
漸漸地,喬安國就成了我們家的超級保姆,大家心安理得地支使他做各種家務,那態度很明顯——你既然沒能耐賺錢,那就應該做好后勤工作。
這其中,包括我。
毫不夸張地說,兒子小喬從小到大,除了喂奶是我親力親為,其他一切事務幾乎都是由喬安國料理的。
他的任勞任怨讓我們過得和睦溫馨,但唯獨一件事讓我不快,那就是喬安國對他那個窮家的牽掛。

今天他媽病了,明天弟弟結婚,后天妹妹出嫁,大后天那個殘疾弟弟又出事了等等,總之,那個家就像一團亂線,纏在一起,理還亂,剪不斷。
剛搬離婆婆家那會兒,逢年過節我還回去一趟,可是,隨著一次次話不投機,我索性一年也難得回去一次,誰家有喜事,我基本不到場,只出錢,不出人。
日子久了,對于喬安國偷偷攢私房錢貼補家里這件事,我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。
嫁給喬安國,別人看著不般配,但我樂在其中,至少在這場婚姻里,我可以因為優越而任性。
二  
更何況,喬安國是一個如此實用的老公。

爸媽年紀漸長之后,生病住院的次數多了起來。父母每次生病,弟弟妹妹都是只出錢,不出力,我又手腳笨,全是喬安國無怨無悔地陪護。
爸爸媽媽慢慢被喬安國感動,對他的態度也不再像從前那么居高臨下,而是越來越依賴。
2016年爸爸病逝,他纏綿病榻4年,全程都是喬安國照顧。他提前辦了內退,我和弟妹三人樂得當甩手掌柜。爸爸臨終前,留給我一句話:“對小喬好點,咱家都欠他的。”
爸爸走后,媽媽的身體每況愈下,片刻離不開人,我累得腰酸背疼。妹妹自己開公司,以喊我去公司幫忙為由,讓喬安國接過了照顧媽媽的重任。
2017年11月媽媽離世時,立了遺囑,把她全部的財產和住的這套房子給了喬安國。
去世之前,媽媽含著眼淚,對我們姊妹仨說:“我和你爸其實很失敗,你們三個都頂不到小喬一個……”然后,握著喬安國的手,閉上了眼睛。
對此,弟弟妹妹包括我,非常不忿。就像妹妹說的,喬安國這種沒能耐的人,吃苦耐勞不是他的美德,而是他的謀生手段。更何況,他靠著這一招,贏得了房產和爸媽將近30萬元的存款,也算是他這個窮小子的人生逆襲了。
當然,妹妹這樣說老喬,我還是要護著他的。好在,弟弟妹妹冷嘲熱諷幾句后,這件事就此翻篇。
他們在爸媽走后,依舊經常不請自來地登門,像使喚傭人一樣:“姐夫,我想吃鲅魚餃子啦”,“姐夫,饞你做的油豆燉排骨了。”
我把爸媽留下的30萬直接存在了我的名下,準備留給了兒子喬樂。我怕這些錢到了喬安國手里,他背著我去幫襯過得并不富裕的弟弟妹妹們。
我爸媽去世后,喬安國沒了負擔,開始照顧他高壽的老媽,跟兄弟姐妹頻繁聚會。我偶爾參加一次,都會頭疼很多天。

他們從頭到尾討論著退休能拿多少錢,哪里的蕓豆便宜,這個季節要曬蘿卜瓜子了……三句話,離不開吃喝拉撒,還聊得熱火朝天。
每一次回去,喬安國都會帶回各種吃的,輕描淡寫地對我說:“家里人讓我給你帶的。”我嘴上不說,心里卻打著算盤:這些年,我幫襯著他們的那些錢,夠買多少這些東西。
后來,公公婆婆也去世了。可是,喬安國一家的聚會依然一周一到兩次,無外乎就是在一起吃吃喝喝,家長里短。
三  
然,人有旦夕禍福,無論如何沒有想到,生活極其精細的我,在例行的年度體檢中,被最終確診為淋巴癌中期。

我當時就坐在了醫院的地上,趕緊給喬安國打電話。喬安國輕車熟路地幫我聯系醫生,安排了住院,排上了手術日期——這幾年,他凈跟醫院打交道了。
一切就序后,我才想起給弟弟妹妹報告這個壞消息。結果,弟弟在美國出差,妹妹一家三口在海南旅游。他們不約而同地給我往卡里打錢,豪氣地對我說:“姐,你不用擔心錢。”
是啊,人在病中,錢就是最大的底氣。
然而,手術后,我再有底氣也慌成一團。喬安國忙里忙外,端屎端尿,兒子小樂偶爾來搭把手,可是,他不說,我也看得出來——一臉茫然。更多時候,他只是拿著個手機在我旁邊坐著,吊瓶眼看見底,甚至要我來提醒他。
見兒子粗心,喬安國干脆二十四小時陪護。結果,三天不到,他的高壓就熬到180。
小樂對他爹說:“都什么時候了,還舍命不舍財,請一個護工啊。要是你倆都倒了,我一個人怎么可能照顧得過來。”
那語氣,多像曾經的我。關心是一部分,嫌麻煩才是真相。
這一次,喬安國也動了氣:“你媽那么要面子的人,能忍受護工幫她翻身、接屎接尿啊,這是錢的事嘛!”
看著喬安國紫里帶黃的臉色,我心一橫,讓護士長幫我請了護工,命令喬安國必須住院把血壓降下來。
喬安國嘴上答應了,告訴我他回家去拿一些東西。可是,他剛出門不到五分鐘,他家里的那個微信群就炸鍋了。

我雖在群里,但一年也講不上兩句話,凈圍觀他們兄弟姐妹天天早安晚安,曬各種家常菜、自拍圖,說著不知笑點在哪里的笑話。
那天,他們紛紛@我,七嘴八舌:“大嫂,病了也不告訴我,真是不拿我家人”,“大嫂,想吃啥,我一會兒過去帶給你”,“大嫂,才知道你病了,今晚我陪護”……

點擊地址復制:
[↑本頁地址↑,通過QQ或MSN發給你朋友]

網友評論

>>我要評論
...暫無評論...
我來評論
只有會員才可以發表評論,登錄 / 注冊

(武陵區公安局網監鄭重提醒:涉黃、涉政言論請勿發表,否則后果自負)




Parse error: parse error, unexpected '}' in C:\weblist\0736xas.com\www\home\foot.php on line 19
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